网信彩票_ 网信彩票用户注册『官网登录』

WIFE有了婚外情......[四]

日期:2019-10-30编辑作者:两性话题

进屋后,我很想找第一次单独约她吃饭时候穿的正装,但是那个衬衫已经被丢掉了,只能换上我平时最喜欢的正装,依旧没有打领带,我带回来的行李箱没有把里面的衣服拿 出来,然后又从衣柜里把自己的衣服都收拾进行李箱,平时卧室里的属于我的东西也都丢了进去,最后我站在床上,把那个结婚相框拿了下来,摘除掉里面的结婚相片,扔进行李 箱,把相框放到了一边,收拾妥当以后,我打开了卧室门,可能是倩还陶醉在IPAD游戏里吧,没有注意到我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我把行李箱放在门口的时候,她才放下游戏,穿 上鞋扑到我身上说:你干嘛,不会刚回来又要出差吧,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倩的眼睛很大,所以化起妆来很漂亮)。我把她拉到了沙发上,而自己则是搬了把椅子坐在她对面。我看了她将近1分钟,脸对脸,她问我干嘛。我平淡的说:倩,我们结婚快2年多,你跟我在一起幸福吗?她说你什么意思,当然幸福啊。我说那就保留住这份幸福,直到你不想保留的时候。她继续瞪着眼睛问我什么意思。我没有回答她,拿起来沙发上的IPAD,触摸着打开了软件,里面的照片我拿给她看,这时她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慌,眼泪流了下来,说老公,你听我解释。说完抱住我的胳膊。我很轻的拨开她的手,示意她坐下,然后继续打开了视频播放软件,里面那些不堪入目的镜头立马呈现了出来。此时我已经把所有的一切都抛开了,忘记了我们曾经的好,忘记了我们的爱情。我像一个翩翩有礼的陌生人。眼神漠然的看着她,看了不到1分钟,她像发疯了一样把IPAD仍到了沙发,可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把我抱住,哭喊说老公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我没有回话,也没有粗暴的推开她,我等待她下一步的反应,她就这么闹了有3分钟左右,依然哭着抬起头看我,声音哽咽的很难听出说什么,我辨认出来的是:老公,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说完哭的更厉害,然后可能是脚软,就这么抱着我的身体慢慢的滑了下去,最后变成了抱着我的腿哭。我觉得差不多了,她应该没有别的话之后,把她扶了起来,放到沙发上,可是她依然不放手,像是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把我紧紧的抱在怀里,我说:倩,你先放开一下,听我说几句话好吗。她说不要,不要。不能松开。我说我保证就说几句话,你听完心情一定能好些,她可能以为我会原谅,但依旧不敢放松警惕,所以暂时放开了我,却不敢离我超过1米远的距离。我坐在椅子上,沉默了一下,点了一根烟准备阐述。(原来我从不在她面前抽烟,虽然她总说没事,她不怕,但我可能受电视影响,觉得吸二手烟危害很大,所以一直都避开,也早想戒掉了,但是现在看来不用了,我还得靠它陪着我走过一段时间)

我也没办法了,使劲把倩从床上扶起来,她慢慢的睁开眼,看似浑身没有一点力气,看到是我在旁边后,把头紧紧埋在我胸口,有气无力的说老公我好难受。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发烧的原因让她暂时忘了昨晚的事所以第一句话开口并不像昨天一样让我原谅,因为她原来生病都不去看医生的,她很害怕打针输液,所以原来只要一生病她就会抱着我说好难受,我说去看医生她就立马说好多了不用看,因为原来都是一些小感冒,所以我都不会强迫她去打针输液,因为产生抗生素了对身体就不好了,只是给她找一些副作用小的中药来吃。但是这次真的不一样,这么高的温度很容易把人的身体烧坏,所以我也不敢耽搁,告诉她我们马上去医院,过一会儿输液就好了。她没有回答,手慢慢的开始搂着我的脖子,像个小孩子一样环抱着我,但是很轻,我觉得当时我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可以把她推开。这时母亲打电话过来说到楼下了让我赶紧下去,我从昨天收拾的行李箱中找出来一件自己厚一些的风衣给倩披上,然后抱起来就下了楼钻进出租车,一路奔向医院。

我看倩稍微比刚才冷静了一些,由大哭变成了小声抽泣,但是那双大眼睛依旧死死的盯着我,我也看着她,继续冷静了一分钟,给她倒了一杯水,但她死活不肯喝,就这么看着我,于是我开口了:倩,无论发没发生这件事,我都想告诉你,我依然爱着你,爱的还是那么深,深到我自己都痛恨自己在遇到事情时不能果断解决。但是事情发生了我们就必须解决,我从不选择逃避,这也是我一贯作风,你刚才一直在让我原谅你,我听得很清楚。但是我们都活了这么大,有一个道理你必须懂得,那就是做错事情可能会有弥补的机会,但是有些事情做错了就一辈子没有回头路了。其实在来找你谈之前,如果按照我的做事风格,想原谅你的话,那我就不会收拾东西,不会做饭,而是把你拽到沙发上仔细盘问,问你以后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情况,让你保证,保证完之后我就立马把你搂进怀里。但是我们相处快2年了,你知道我是什么样一个人,工作上很可能因为一个决定而丧失了一个大单子,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过,做任何事情都一样。就像我很大男子主义,但是我依旧忍受了你父母的冷眼把你娶进来。我真的没办法忍受绿帽子,而且既然你选择了他,就一定有选择他的道理,他在某些方面来说确实比我优越很多,你和他在一起我不能说会是幸福的,但是我觉得你一定可以得到你喜欢的任何东西,那些东西是我现在没办法给你的。你不要再哭了,也不用再闹了。真的,这样不会影响我的任何决定。我们分开吧,从此以后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幸福,我也会在自己的路上坚持走下去。

网信彩票,到了医院我找了一个座位抱着倩坐下,然后从外套兜里把钱包递给母亲,让她赶紧去挂号,要加急的。倩依旧是那个姿势,看起来像奄奄一息是的,没有一点精神,此时我好像心里被触动了最敏感的部位,有些慌乱,母亲回来后,我们跟着一个护士匆匆进了病房,给倩挂上点滴,盖好被子,我和母亲依旧不放心,在床头看着她,又把被子给她掩了一下。然后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回想起来那时候我已经没有前一晚那么理智了,我慌了,怕她出什么事。她那种松软的状态让我一下思维混乱,忘记了她是在发烧,而是像得了重病即将离开一样,我甚至在心里想赶快好起来吧,病好了我们继续在一起,什么事情都过去了。我从来没见过倩虚弱成这个样子,看着让人心很痛。这时护士进来了叫倩的家属出来交一下费,我就起身出去了,母亲在旁边守着。然后我问护士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不转头的看着我问病人以前有过什么病史吗,我说没有,身体一直很好,就昨晚家里出了一些事情。护士说那可能就是急火攻心吧,没什么大事,就是简单的发烧,你要不放心的话一会儿烧退了你再找医生仔细检查一下,我继续追问说发烧怎么温度这么高,护士特别诧异的转过头来看着我说我们这每天接收发烧40多度的病人多了去了。然后我才忽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倩是发烧,不是重病,我刚才的心里活动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跟上护士去交费了

说完后我依旧平静的看着她。 我以为说完这些话倩会死心,但是没想到引起了她更大的反应,她冲过来双手抱住我的脖子,说着不要分开,以后一定和其他男人离得远远的,她不能失去我。也忘不了我对她的好,最后就是呜呜的说着不分开不分开之类的话,我没有办法,我不会对她动粗,我想慢慢的推开她让她冷静,却怎么也推不开,放佛她的手焊在了我的身体一样。所以我没办法,任她这样下去。 我来说一下我的性格,其实我在大学毕业之前都是很内向的,而且脾气很不好,完全是做销售改变了我的一些风格,使我180度大反差,因为你不说话就根本没人理你,所以我也习惯了所谓的“装孙子”,在外面到处和领导说着违心恭维的话,因为我知道他们能给我带来利益。对于竞争对手,我丝毫不留情,因为商业中掺杂任何个人感情都不叫商业,所以我可以说是踏着别人的白骨才慢慢的走过来,但是我一直佩服的就是我在北京公司的领导,他不像其他领导一样对员工破口大骂,而是慢慢的引导你,把解决的思路点给你,这让我很是敬畏。我那时就一直在学习他,所以逐渐做事的风格就成了表面上或者说大部分生活中风度翩翩,但是遇到商业竞争时却丝毫不留情的把对手赶出去。我的性格也受到了极大的改变,原来小时候认为天不怕地不怕,所以从来没怎么受过欺负,但是工作后却很少与人发生冲突,因为我从不在背后嚼舌头,只做自己该做的事,对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样的办法,也就没得罪什么人,相反结实了一大堆好朋友,我继承了父亲的性格,却升华了他的一些观点,他这个人是无论什么人都热情,都实在,是我完全是看人行事。 回到话题上,如果按平时我们的生活,她完全不用如此大动干戈,只需要稍微撒一下娇,就立马能让我投降,但是情况真的不同了,而是大相径庭。我回想起那时的我,好像完全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我看着她哭,看着她闹,但是丝毫没有怜悯之心,只是出于自己做人的底线,才没有去推开她,不是因为她是我老婆,而是因为我觉得任何一个女人这样声嘶力竭的求饶,我都不忍心去推开。就这样僵持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她的哭声还是没有减弱,最后都快喘不上气来了,我才用了一些力气把她按到沙发上,告诉她:倩,我明天上午10点在民政局等你,结婚证我已经准备好了,离婚协议我明天也会带去,里面的内容不会影响到任何你的利益,房子是你父母的,归你,我只带走我的东西净身出户。说完就起身往门口走去,她跑着过来,在我面前跌倒,却依旧抱着我的腿不肯放,我准备拉着行李箱的手也没法动弹,我真的没有办法了,她似乎要耗尽所有的力气阻止我出门,我确实想一下推开她,然后快步离去,但是我说句实话,我不敢。看了很多帖子,遇到这事时有的女人选择了自杀。我真的怕她也走那条路,为了感情搭上一条性命真的不值得,所以我再次搀扶着她到了沙发,告诉她我暂时不走,去下卫生间,她就坐在沙发上抽泣着等我。我进了卫生间,把电话拨到了那个介绍我们认识的朋友那里,她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问她现在能不能立马来我家一下,有些急事需要她帮忙,她反复问出了什么事,我说等到了以后再说。挂了电话就出去坐在椅子上,倩立马扑过来抱着我,依旧是死死的。我没有推开她,大约40分钟左右,朋友按了门铃,我告诉倩说去开门,她和我一起走到了门口。朋友现身,立马问我们大晚上的出了什么事,我说你帮我安慰一下她,我今天晚上要回家,说完立马拉起行李要走,朋友和我倩同时拉住了我,朋友仔细盘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开口,我不能把这件事说出去,这样我不知道倩以后怎么生活,虽然事情发生了,但是我还没小人到到处给她散播谣言的地步。我让她们坐下,说我和倩真的不合适,所以打算离婚了。今天晚上你就帮我陪陪她,明天我们去民政局离婚。朋友很生气,似乎把责任都推到了我的身上,甚至以为我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要抛下倩,顿时破口大骂了起来。我没办法还口,只说不是她想的那样,这时倩也哭着说不是这样的,不要埋怨我。朋友才冷静下来,让倩不要哭了,赶紧把事情说清楚。我没有说话。倩流着眼泪把IPAD里面的照片拿给朋友看。看完之后朋友也挺无奈的,反过来劝我说看有没有什么其它的补救办法。我没有说话,只是告诉她好好照顾倩,明天10点把她带到民政局门口就好了。随后快步走到门口,拉着行李出了门。任凭倩在后面被朋友拉着哭喊。 出门后我迅速打了一辆车直奔父母家里,20分钟后到达,此时已经12点多了,我敲门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睡了,母亲开门的时候看到我很惊讶,尤其是看到我拎着的箱子,立马猜想到了我和倩出了问题,所以一直追问,把父亲也吵起来了,我想进屋睡觉,告诉他们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可是我从小就是比较怕父亲的,一听到他吼了一声,我只能去客厅准备和他们好好聊聊。(在我和倩的婚姻出现小摩擦的时候,我不得不佩服我父母,无论是谁的问题,他们骂的人准是我,说我不像男人,一点包容心也没有,然后就去哄倩,所以我们有什么摩擦都会很快过去)。我点了根烟,正在想怎么和父母交待的时候,朋友的电话打了过来,告诉我倩的爸妈立马就赶过来了,让我赶紧过去。我放下电话没2分钟,丈母娘的电话果然追了过来,很暴躁的跟我说让我立马回家,有事谈开了说,不愿意了就赶紧离婚,也不差我一个男人。我应付了几句,和父母说有事出去一下,穿上大衣就出门了,我不能逃避,因为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 打了辆车又赶了回去,倩父母这么大岁数都赶过去了,我实在没有办法推脱,但是在车上我始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们的提问。最后只能以不合适来应答了,很快又回到了小区,我抽着烟走到门口掐灭。按门铃,开门的是朋友。一进门倩母亲就喊了起来:K,你要不愿意就赶紧离婚啊,我们家闺女还没到嫁不出去的地步,受不了你这么折腾。干什么呢这是,大半夜的说走就走,你看倩都哭成什么样儿了,你心也真够狠的。我很尴尬,只能说不是这样的妈,是我们真的不合适在一起,至于问题详细您也甭问了。丈母娘立马跳出来说我为什么不问啊,我不问就等着你欺负我们闺女啊。还想继续的时候被倩拉住了,倩哭着说妈你不知道情况就别喊了。语气是乞求的。我没有办法,只能搬了把椅子坐了下来,我不能把倩出轨的事情讲给他们听,我怕他们这么大岁数承受不了。倩的父亲很和蔼,说有什么事就赶快说出来,或许他们能帮着解决呢。但是她母亲却不依不饶:解决什么啊,没看你闺女人家不要了吗,还怎么解决啊。赶紧离了算了。这时我打算去倒水,让他们二老冷静一下,没想到门铃响了,是我爸妈不放心,也赶紧赶过来了。他们和倩的父母简单问候了一下,倩的父亲客气的应答,但是她母亲根本没有搭理我爸妈。我感觉心中的火要被激起来了。我能容忍任何人欺负我,在我头上拉屎撒尿,但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对我父母有任何不敬。

回到病房刚要进去,母亲用口语比划着说“睡了”,就拉着我一起出来了。问我打算怎么办,我说等她病好了出院,冷静下来之后去办离婚手续。母亲很害怕的跟我说你可千万别提这事啊,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吧,她现在身体这么虚弱受不了这打击。我说我知道,一定等她完全康复了再谈。母亲把我拉到一边开始了教诲:其实我不建议你离婚,你们结婚刚不到2年,传出去的话不好,对你们俩以后再结合都不太有利,你也冷静一段时间后看看能不能在继续这段感情。我说:妈,不可能了。正要接着说母亲的电话响了起来,是父亲打来问情况的,母亲照实说了一遍,听谈话是告诉父亲医院地点,他可能一会儿就会赶过来。我说:妈,你们一会儿都回去吧,别在这了,我一会儿给倩他妈打电话,让她们来照顾吧。母亲说还是我打吧,于是拨通了丈母娘的电话,听她们的谈话好像电话那边丈母娘还是很火大,坚持不来,在母亲一再的劝说下,我才听到母亲说是**医院,在2楼。 我和母亲转身回到了病房,观看了一下倩,她正在熟睡,手上挂着点滴。因为挂点滴的时候液体是凉的,所以手也会慢慢变凉,我就用被子慢慢的给她盖住了手。有的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挺BT的,原来没和倩好的时候,朋友们就说我有恋手癖恋足癖之类的病,确实我特别喜欢那种手脚长得很漂亮的女生,和倩好以后,我仔细观察过,她的手很白很嫩,而且手纹很少,真的想葱根一样。脚长得也很干净,是那种粉色的脚底,涂了指甲油,或许这平时跟她来回保养有关吧。每天看见她涂来涂去的,我总是告诉她那些化学用品少抹点,有的时候她一不小心挤多了就会把我叫过来,往我脸上抹,还警告我不许躲。 过了一段时间倩的父母到了医院打给我,问在哪个房间。于是我站起来去接她们,把她们接进来之后,只有倩的父亲过去看了看,她母亲进屋就坐下了,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没什么大事,就是发烧了。然后就没有交谈了,我出去给父亲打了个电话让他不用过来了,说倩的父母都在,他再三要求过来看看,我说有情况再说吧,他就说行,放了电话。回到屋里大概11点多了,母亲让我带丈母娘她们出去吃点饭,回来帮她带点就可以了,然后帮倩买一碗粥和鸡蛋什么的顺便打包过来。没想到这句话又勾引了丈母娘的火,喊了一句:她还有脸吃饭呢!倩父亲赶紧让她小点声,别吵醒了倩,但是还是吵醒了,倩慢慢的睁开眼,看到自己的母亲怒目圆瞪,立马害怕起来,我母亲赶快坐待病床上抱着她。然后用眼神示意我带丈母娘她们赶快去吃饭。我就站起来说爸妈别生气了,先出去吃口饭吧。就这么拉着他们二老出去了,找了个饭馆点了一些菜。

我被父母受到倩母亲的不尊敬的情况一下子激怒了,好像失去了理智。放下想要倒水的杯子,径直走到爸妈旁边,让他们坐下。然后转过头正要和丈母娘摊开聊的时候,倩说妈你别说了,这次是我犯了错,根本和K没关系。说完又大哭起来,丈母娘似乎被搞晕了一样,让倩别哭,把事情说出来。朋友在一边很尴尬,我也是怒火中烧。父亲责骂的让我赶紧说说是怎么回事。我无言以对。这时倩把IPAD递给朋友,然后点了一下头,继续把头埋在双腿间哭泣。朋友又看了一眼我,我还是怒气的表情,朋友只能打开IPAD,把照片部分打开,递给了倩的母亲。但是她不会用,只看到了第一张照片,然后朋友就滑动手指,一张一张的给她看。我估计是看到她和别的男人拥吻的照片以后,爆发了。我猜想的没错,幸好没有让她们看到视频,要不我觉得她会气昏过去。丈母娘一把拽起来倩,一个让所有人都震惊的打耳光煽了过去,那声音似乎在屋子里还有回音。随后就听到丈母娘大喊着:我们活着半辈子,这点脸都让你丢尽了之类的话,她还要继续拉扯着倩的头发打,但是被我父母和倩的父亲拉住了,我也第一时间把倩拉倒一边,此时的倩好像受到了莫大的恐慌,她哭声都停止了,我眼见着她双手都在颤抖。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墙,我从来没见过她这样,或许她从小就被父母宠坏了吧,从没受到过这样的待遇。我妈立刻拉着丈母娘坐下说发生什么啊,至于发这么大火,然后拿过IPAD,看了一下。依旧劝着丈母娘说没什么,不就几个小年轻人在一起的照片嘛,可能是误会呢。我知道她这么说完全是为了缓解局面,因为那种拥吻的照片在任何人看来,绝对不是开玩笑,更何况里面还有更难看的视频。 此时丈母娘又爆发了起来,我挡在倩的前面,怕她又挨打,丈母娘站起来后大喊着:K,马上和她离婚,你还能找到更好的。然后转向倩:我告诉你倩,以后你就和这个男的在一起吧,永远都不要找我们,你是死是活都和我们无关。然后对着倩的父亲说:赶紧走,你还真有脸继续呆下去。见倩的父亲没反应,又用很大的声音喊了一句:走啊。这两个人才走了出去。尽管我父母一再的挽留说看看能不能挽回。但是依旧没能阻拦的住。这时我让朋友赶紧回家了,都快2点了,说我爸妈和我在这就行了,赶快回去休息吧。这她才走了。我坐在椅子上,点了根烟,也给父亲递了一根。母亲慢慢的把倩拥抱着拉倒沙发上,看她一直抖个不停,一句话不说,有些害怕,所以就一直抱着她。就这么僵持了将近20分钟。 这期间倩的哭声一直没有出现过,但是手还是有点抖,母亲就拿自己的手使劲攥住她的手。我感觉倩可能是尝到了巨大的无助感,好像没人在支持她,连把她养育这么大的父母都远离她,她心里的滋味可想而知,我坐在对面无动于衷,所以她就只能慢慢的靠在我母亲怀里,似乎那是唯一的救命稻草,我估计如果那时候没有母亲在,倩可能真的就崩溃了。又过了一会儿母亲看她稍微缓过来一点就说:没事了,倩甭害怕,有什么事解决都有办法解决的。然后转向父亲说你先回家睡觉吧,K在这就好了,今儿晚上我和倩睡,让K去客房住。然后父亲就起身了,临出门前走到倩旁边说:没事的倩,一会儿让你妈赶紧陪你睡觉,睡一觉起来就好了啊,我先回去了,随后转身出门的时候冲我招了一下手。倩没有回话,还是呆滞的眼神。 来说一下我们和父母的关系吧,我们都是80后成长的一代,对钱什么的看的很轻,都有大手大脚的习惯。倩和我爸妈的关系很好,因为无论什么事儿我父母总是向着她,每次回家都给她做她最喜欢的鱼。而倩对我父母也很好,每次我们回家她都去超市买一大堆东西拎过去,而且她很清楚我爸妈都喜欢什么,她会精心的挑选适合中年人保养的护肤品给我母亲,然后去商场买那种手工千层底的布鞋给我父亲(因为我父亲对穿着没什么大的讲究,他认为只要能遮羞就可以了,所以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见他穿过正装,有的时候他一身衣服下来还没有我一条腰带的钱多,不是说因为父亲苦着自己,而是因为他的爱好不在这里,他喜欢钓鱼,喜欢养花,所以把许多钱都花在钓具和花上面了,他很爱穿布鞋,认为很舒服),婚后我们每次去北京,必去的地方就是内联升布鞋店,倩也总是反复和服务员了解询问到底哪种鞋穿着最舒服。那时开玩笑的说不然给你爸也带一双吧,但是从外面的小摊上买10块钱一双的就可以了,那时她就会使劲的掐我。不过即便是给他父亲买了内联升最贵的布鞋,估计他也不会穿,因为他平时都是穿皮鞋的,这可能就是人生活的层次和习惯的不同吧。我父母都不是那种特别死板的人,而倩也是很活泼的,所以每次到了我家都不会拘束,就和到自己家一样,我爸妈平时都管她叫臭丫头,有的时候我真的感觉她像我父母的亲闺女一样,很多家庭在承受着婆媳之战,但是这种事情根本没发生在我的家里,每次看到倩挽着我妈的胳膊一起去买菜的时候,我心里都感到莫大的安慰。 父亲冲我招手的意思是让我出来,我紧跟着就出门了,到了楼下父亲掏出他那环保白沙递给我一根,给自己了一根,我拿出打火机都点上了。抽了几口之后父亲问我什么时候 发现的这事儿,我说一周前,他说打算怎么解决,我说肯定会离婚。他说你现在可能思路不清晰,我劝你再仔细考虑一下,等冷静下来再说决定,不要因为冲动以后让自己后悔, 每个人都会犯错,虽然这次错误很大,但是也没到无法弥补的境界,比如倩现在的状态我看完全不像不在乎的样子,所以你慎重一点,我知道这件事情让你包容下来一定很困难。 。。他正要继续的时候我打断了他的话:爸你别说了,我做出的任何决定都不会后悔,既然我已经说离婚了,那我就一定想好了出路,至于倩在乎不在乎的态度。。。同时父亲也 拦住了我的话说:你不用这么着急的回答,我也根本不相信你现在的每句话都是冷静状态下说出来的,我回家了,你赶紧上去吧。于是他打了一辆车消失在夜色中,我想继续抽一 根烟,却发现兜里已经空了,想去买一包,附近的超市也都关了门,所以只能忍着又上去了。 开门的时候发现母亲和倩都没在客厅,往里走了走才看见母亲已经把被子铺好,正在摊开被子打算上床睡觉,倩在被子里,身体靠着床头没有躺下,见我回来了眼泪又流下来,想要下床往我身边走,我就立马走开了,听到里面母亲说:别动了,也别搭理他了,你现在说什么他肯定也听不进去,听话,赶紧睡觉。之后便关上了门,我走到客厅的落地窗前,这时看到了家里的花,想起来黄哥说探头粘在了枝干上,我扒开叶子,确实在那里,我把它拿了下来丢尽了垃圾桶,至于装在卧室表里的那个,就等以后提醒一下倩,让她自己摘下来就好了。我走到客房倒在床上,没有去动被子,就这么躺着,原来我一直很在意乱躺,生怕衣服被压出了褶,但是现在似乎完全没有顾忌了。我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维,那时究竟在想什么,现在是回想不起来了,但是能确定的就是离婚的念头肯定没有被动摇。 就这么和衣而卧了不知道几个小时,大部分时间还是辗转反侧,是被母亲的敲门声叫醒的,看到天已经亮了起来,看了一下表是7点50,母亲推门进来告诉我倩发高烧了,让我过去赶紧看看,不行的话就赶紧上医院,我就起来了,走到卧室之后我看到床上的倩,真的觉得不太认识了,显然她还没有完全清醒,就那么紧紧的抱着被子,头发散乱着依稀可以看到脸是不带血色的那种白,而眼睛已经哭得肿了起来,母亲说刚才给她量了一下体温都快到40度了,刚吃了片退烧药,说等一下,到了10点不退烧的话就赶紧去医院,这么高的温度真的容易把身体烧坏了,我默认的点了一下头,正打算出去买点早饭给母亲,母亲责怪的眼神就投在了我的身上,但是话中并没有怪我,可能是原来小的争吵让她护着倩习惯了的原因吧,她的眼神完全出于条件反射。出了卧室的门才跟我说倩这次真的被折腾的不轻,你赶紧下楼买点粥回来。我说知道了,就洗了下脸下楼买早点去

吃饭的时候倩母亲几乎就没这么动筷子,看起来怒气还没消,我和倩的父亲轮流给她夹菜,都也不怎么动。一会儿我起身让服务员打包一些饭和菜,然后叫了一份粥,一点咸菜还有2个鸡蛋,正要叫倩父母回去的时候,她目前开口了:K,先坐下,我有些事跟你说。我知道她要谈什么,所以就坐下了,此时她已经没有了怒气,眼神里全是哀伤的表情。我仔细听她说:K,这事发生了是倩不懂得珍惜,我们全家都对不起你,我不知道你肯不肯原谅她,那是你的事情,不过原不原谅我们都不会怪你,你做的让我们很感激,但是我只求你一件事,倩发生的事情不要对外人讲,昨天晚上你们那个朋友你也去叮嘱一下,如果传出去了,她真的就没办法做人了。我坚定的回答她:妈,说实话,本来这件事我连我父母和你们都不想告诉的,我活了这么大,基本的道理都是懂的,怎么可能用那么下流的手段去报复她,毕竟我们夫妻了一场。这点你放心吧,我们那个朋友也绝对靠谱,不是会乱说话的人。她母亲这才安心了一些,站起来和我一起回了病房。 回到病房里,我把饭菜放到刚买了饭盒里递给母亲,让她先吃,吃完了再用饭盒装粥给倩吃。这时倩闭着眼睛躺在被子里,可能刚才母亲用了好大力气才使她的情绪安稳下来了吧,我们都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吵醒了她。母亲匆忙的吃完饭,把袋子扔了出去,然后开始把粥放进饭盒,准备叫醒倩的时候,丈母娘走了过来说我来吧,你们都忙活一上午了,赶紧回去休息休息吧,她父亲也连忙说是是是。母亲不好推脱,就把饭盒递给了丈母娘,走到了我旁边,这时丈母娘晃了晃倩,把她叫醒,倩起来后明显感觉到不安,用眼神看我母亲,我母亲告诉她没事,赶紧吃饭。由于手上挂着点滴,所以丈母娘慢慢的喂她,我看着没什么事,就拽着母亲出来了,让她赶紧回去,我在这盯着就可以了,而且还有她爸妈,即便她们火再大,自己的亲闺女也不会怎么样的。母亲点了点头,叮嘱我说留意着点你丈母娘,别让她再激动了。然后回屋穿了外套和倩父母道了别就回去了。我送完她也回到了房间。看到倩吃喝了几口粥就不吃了,眼神望着我,就像让我赶紧过去陪她,而又不敢说的表情。这时我走了过去摸她的头,好像比上午好了一些,我怕她再烧起来,就让她躺下赶紧休息,在她想拽住我的时候我提前回头走开了,坐到一边的椅子上,就这么耗了有一段时间,谁都没开口说话,还是倩母亲打破了沉默:老U,你和K先出去转转吧,我和倩有话说。然后我很自然的就站起来,和倩的父亲走到楼道里抽烟。

我在楼下买了粥,买了豆浆还有油条一起带了回去,进屋后放到碗里让母亲坐下赶紧吃,母亲用眼神示意我,把粥端进去给倩,我拿了一个勺端着粥进了卧室,然后把碗放在床头柜上,摇了摇倩让她起来先吃点东西,但是摇了半天她也没睁眼,只是更加蜷缩在被子里,抱得紧紧的。我估计她是因为发烧才冷的,所以摸了摸她的额头,碰到的时候竟然是烫手,所以拿了体温计让她试一下,她依然没有反应,我就把她的胳膊抬起来,让她夹住,过了大概5分钟,我拿了出来看一下,这时母亲也进屋了,看到我在看体温计赶忙问我多少度。我看的很仔细,是40.6度,这事真的不是开玩笑的,母亲立马跟我说也别等10点了,我赶紧穿衣服下去打个车,一会儿让车开到楼下的时候你就赶紧给她抱下去,立马上医院,于是母亲风风火火的穿外套,在临出门前还叮嘱我说出门的时候给倩把厚的衣服披上。

我拿出了兜里的烟递了一根过去,帮他点上,正要点自己抽的那根的时候,倩父亲把我拽到了楼梯间,走廊里来回走动的人太多,他可能觉得不太方便吧,到了那里他一个劲儿的抽烟,似乎一口能嘬下半根,我知道他心里也纠结的很。过了一会儿他说:K,倩他妈没在这,你是怎么打算的,和我说说。我说等倩出院了再解决吧,现在还是她看病比较重要。这时他父亲流下了眼泪:爸求你了,千万别和倩离婚,这孩子从小被我们就宠坏了,根本受不起这样的打击,我知道她这次犯了错误,但是我保证立马让她和那个男的断了和你好好过日子,以后绝对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爸求你了。(这是他父亲的原话,只不过用的是我们家乡话)我看着倩父亲这么大岁数了还伤心落泪,实在不忍心,但是心里既然已经有了肯定的念头,就不会更改了。暂时还是安定住他父亲的情绪比较好,于是对他说:爸别这样,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多,出院之后我会处理好的。倩父亲可能以为我一定会原谅倩,擦着眼泪使劲的点着头,我看他眼泪差不多干了的时候,就叫他一起回病房看看情况,我还是怕倩母亲因为什么事儿激动再发火,所以拉开楼梯的门,准备和她父亲一起回去,快到病房的时候我又听到了她母亲的吼声

本文由网信彩票发布于两性话题,转载请注明出处:WIFE有了婚外情......[四]

关键词:

人生最美的图画

我见过两幅人生最美的图画。 我认识m女士的时候,她才二十六岁。腰盈盈一握,一尺八。一头茂密黑色如海藻般的头...

详细>>

跳广场舞

移民温哥华那年是六月份登陆的,加拿大最好的气候。想不到九月份开始下雨,下不完的雨,滴滴答答地。老公天性...

详细>>

玫瑰项链——给我的爱

想你!无处不在想!无时不刻不在想!这是今生从未体验过的思念! 石板路上长满了青苔。 这两天,花园里唯一的一...

详细>>

美国的一女伺二夫

美国的一女伺二夫 第一节  婚姻的意义 美国有个最三俗的节目,叫Jerryspringer。节目中的所谓嘉宾们,天天就是打打...

详细>>